您现在所在的位置:天津档案网 > 津沽史料 > 沽上风情

 

    远去的声音(一)

    文/图 韩 冬


    上图:卖麻秆儿、棒瓤子

      吆喝声:“买麻秆儿——引火嘁、烧灶嘁,干的‘咔儿咔儿’崩脆呀。”
      “买——棒瓤子。引火儿、点炉子——”
      解说词:天津近郊与周边各县,几乎都有“沤麻”一说,即把整棵成株的青绿苎麻,浸泡于水坑之中,待其韧皮纤维被沤透分解,就扒下麻皮去打麻绳,剩下光杆儿白棍儿——麻秆儿,晾干后、打成捆儿,挑到沽上卫里走街串巷吆喝唤卖。棒瓤又叫玉米葶子,是脱粒后的棒核,干透了易燃、禁烧,也是早年津门冬景天平民居家必备的取暖良材,而其他季节则用于引火儿点小煤球炉子。卖麻秆儿与卖棒瓤子,曾是津门市井的活动景观之一,柴米油盐酱醋茶,民生须臾不可离者,能不教人感到亲切无比、温暖到心头吗?如今,节能限排了,连“秸秆还田”也限制了,净化空气、多保留一片蓝天白云,历史的叫卖声中,一些遗痕陈迹,权当话柄笑谈吧。


    上图:卖盐

      吆喝声:“约——大盐、还有二盐;——请了硬牌儿的。”

      解说词:天津沿海及河北部分地区,远在两千多年前就有了“晒沙淋卤、置灶熬盐”的生产方式;而沽上卫里的大直沽、三岔河口一带,也自元代便有熬盐的作坊开设;到了清康熙年间,盐运使司移驻天津,而司署衙门就设在老城东门内的仓门口。天津有句老俗语:“官盐不能当私盐卖”——很长一段历史时期,面向百姓零卖食用盐者,必须持有司署衙核发的“营业执照”——俗称“硬牌儿”。那时,精制盐技术尚未成型,只有最原始的结晶状(大盐)及用石碾粗轧的细颗粒(二盐)两种供应。如今,基本见不到了。当年零卖盐的这般吆喝,简直是一句废话也没有,实情实况,敲明亮响了。



    上图:卖馃子饼

      吆喝声:“吃馃子饼吗?——收粗粮票儿哇,一斤给斤半啊。”

      解说词:外县他乡情况不明,反正沽上卫里炸大馃子饼兴盛一时,是源自上世纪60年代初的。计划经济,票证普及,蓦然间市内各处早点铺、豆腐房就都弃小抓大、或“硬山搁檩”般愣是添锅安灶,也开炸热卖大馃子饼了。馃子饼貌似放大的圆“馃头儿”,但其发面、饼厚、省油,却能当干粮解饱,确为特定历史时期一种实惠的大众食品,不要挑剔它不够精致,要看客观环境适时应运。叫卖馃子饼照样映射时代风尚,吻合时代旋律。此一时,彼一时,时代飞速发展,物资极大丰富,大馃子饼早已谢幕退隐,早点品种已不胜枚举、花样繁复。食不厌精,但,为何不能再给大馃子饼留一隅之地?——不是没人想吃,肯定是有人懒得做喽。


    上图:东北城角宫北大街鱼店

     

      吆喝声:“一百鱼、二百眼儿;谁昧良心谁挨板儿。”
      解说词:回顾七八十年前,东北城角宫北大街上,有一间不大的鱼店,经营者是老两口:赵六爷与赵六奶奶。此店特点——小型发卖为主;发卖黑鱼为主。针对客户,基本为周边的各家中小型饭馆、小铺。黑鱼价廉肉厚、穿脊仅一根粗粗鱼刺,是做“熘鱼片”、配“全爆”的最佳品种,因而,光顾鱼店的基本是批发交易:十斤、二十斤,多则三五十斤,不多也不少,只是卖家人手不够,来者自选自择,进而自报斤两,赵六奶奶后来索性也不复秤,说多少就是多少了。黑鱼自选自报、又差不多都是熟主顾儿,所以六奶奶时不时半吆喝、半警戒地来那么两嗓子。“一百鱼、二百眼”,是说人眼、鱼眼都成双数,“老天爷也睁着眼”,谁也别打马虎眼。果然就多年相安无事。


    上图:售卖竹蜻蜓与水机子

     

      吆喝声:“竹蜻蜓,飘哇飘,拧巴拧巴飞得高,飞得高——转一遭——”
      “水机子,呲呀、呲呀,呲——水——”
      “大的小的一个价,管挑管试啊——”

      解说词:过去,天津老城内外、四大城角,街道纵横、胡同遍布,绝大多数住着普通人家。为迎合家境寒微、囊中羞涩的多数小孩子,许多较大些的胡同左近,几乎都有人摆个小糖摊或耍货摊。清明节一过,人们褪去冬装,儿童玩耍的兴致大为高涨,于是,蹲守在胡同的各类小摊,有的就兼卖竹蜻蜓与水机子。二者均为竹制品,又都是孩子们的心爱物件,所以,更有人干脆只做这两种玩意儿的买卖,利钱虽不大,可销路极好,三分五分一根儿冰棍儿钱,再穷的人家也不大在乎。土造玩具,做法也简单:把细竹管一头开小孔、另一头插进个缠了布条的小揣子,就是水机子;以毛竹片削刻成小小浆片状,即成竹蜻蜓。简易玩具,给那时的孩子带来无穷乐趣。



    上图:售卖草鞋

      吆喝声:“草窝窝儿、蒲篓儿,暖暖呼(和)呼——”
      “草鞋——没号,挑对脚就合适。”
      解说词:天津卫的“草鞋”,并非南方农村常见的草鞋。南方的更像“草凉鞋”。本地不然,所谓草鞋其实像“草暖靴”,是过冬御寒的“装备”之一。早年人穷,不似今日皮的棉的全不在话下,一般人家多一半要给每个人添双过冬的草鞋,尤其孩子和老年人,更是必不可少、年年更新。天津草鞋造型似东北毡窝儿,蒲草编制,厚实又密实;买回家去还要自行加工:钉轮胎底或旧鞋底子、缝上旧布里子,有的则用牛羊外肾的干皮贴到鞋底上,以增加耐磨度。生活见智慧、拮据显精神,半世纪前,天津的“草暖靴”还在风行,起码让脚底板儿不挨冻,只不过在街上跑的成年人,回到家才换穿它,不那么招摇显摆罢了;而卖草鞋的恰与之相反,可着脖子大叫,生怕世人不理会。作者系天津作家协会会员

    时间:2017-01-03 10:32
    来源:《天津档案》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关于本站 |  加入收藏 |  网站声明 |  隐私保护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网站帮助

Copyright 2000-2008 tjda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市档案局(馆)主办 档案局(馆)电子处承办并维护
北京九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津ICP备090133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