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天津档案网 > 津沽史料 > 沽上风情

 

    报人萨空了与天津(上)

    文\侯福志

      萨空了是民国时期的著名报人,也是新中国新闻界的领导者。自1927年应聘《北京晚报》副刊编辑,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先后在不同城市的七八家报馆任职,是为数不多的跨时代的新闻人。

      萨空了出生于1907年3月,蒙古族人。他原名萨音泰,弟弟叫齐达泰(蒙古族习惯是以名为姓),少年时期兄弟俩同在北京黄土坑小学读书时,被同学讥讽为非同父之子。父亲一气之下,取萨音泰的第一次字,给哥俩全都改成了萨姓。三个兄弟名字分别为萨啸空、萨远巍、萨阐,女儿的名字为萨佳兰。萨音泰取名为萨啸空,工作之后发现有同名“啸空”者,于是自己便改为“空了”。以当时之境遇,萨空了有了消极思想,故用“空了”。据其女儿萨沄著《萨空了》一书载,萨空了曾在自传草稿中这样写道:“父亲死时,我才十四岁。家无隔宿之粮,寡母二弟和我自己,真不知将如何生存下去。父亲的消极悲观思想本已给我很深刻的影响,当前的经济压迫又咄咄逼人,使我在未成年就有了消极思想。这就是我改名空了的原因。”


    纵横新闻界

      1927年8月,《北京晚报》副刊“余霞”招聘编辑,当时在中法储蓄会工作的萨空了去函应征。《北京晚报》社长刘煌让谭旦冏前去洽谈,谭旦冏与萨空了一见如故,商谈甚洽,这样萨空了开始兼任“余霞”的编辑工作。1930年应成舍我邀请,担任《世界日报》编辑,主编《新闻学周刊》,之后担任《世界画报》总编辑。《世界日报》创办于1924年,它是《世界日报》《世界晚报》《世界画报》的总称,在当时是北平著名的大报。它的老板成舍我是一位有雄心和胆略的报人,他以二百元资本起家,迎合了不同时期的政治形势和不同社会阶层读者的需要,不断改进版面和内容,大胆起用有才能的编辑,在几十家报纸的激烈竞争中,站稳了脚跟。萨空了妻子金秉英还主编过这个报的《妇女界》,并为日报和晚报的副刊“明珠”“夜光”写连载小说。萨空了夫妇还同在成舍我办的新闻专科学校教书。金秉英的支持与配合使萨空了的事业有了很大发展,他仍在中法储蓄会工作,当了秘书主任,有着稳定的收入,同时又在《世界日报》任兼职编辑,还给各报刊写稿,在北平大学艺术学院、民国学院新闻系、北京新闻专科学校讲授新闻学课程,参加各种社会活动。

      1935年,成舍我和上海新闻界的几位名流集资十万元创办了《立报》。萨空了当时为中法储蓄会的事到上海开会,恰巧遇到成舍我。成舍我动员萨空了到上海参加立报工作,并勾画了立报的蓝图。他说,这个报纸面向市民,要办得大众化。本想一炮打响,让它震惊上海,不料没有达到目的。因此想换几个人,把报纸再变变,使它有竞争力。离开北京到上海去,这个决心萨空了不好下。首先是萨空了的母亲不同意。她四十岁开始守寡,艰难地带着几个孩子,好不容易盼到萨空了有了稳定收入,而到了上海那里的洋场,人生地不熟,前途未卜。但其妻子金秉英则主张闯一闯。金秉英原本是上海出生的,重返故地,反倒觉得欢喜。加上她本是个时尚女性,愿意接受新鲜事物,有闯劲,胆子大。萨空了当时二十七八岁,和所有青年人一样,满腔热情,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对事业的憧憬,使他跃跃欲试,加上有妻子的怂恿,便终于做了决定。1935年11月,萨空赴上海参加《立报》工作,初任副刊“小茶馆”主编,当年9月任编辑兼总经理。1936年,沈钧儒等七人遭国民党逮捕,章乃器的夫人找到时任《立报》总编辑的萨空了请求帮助。于是当天的《立报》便抢先发了消息,接着连续报道,终于迫使国民党当局释放了七君子。萨空了由主办《立报》成为著名记者。但好景不长,“七七事变”不久上海便被日本侵略者占领,《立报》被迫停刊。萨空了迫不得已举家迁往香港并重新办起《立报》,担任总经理,总编辑。茅盾、巴金等著名作家纷纷在该报撰文。


      1938年秋,萨空了和著名爱国人士杜重远远赴新疆从事抗日救亡活动,结果被盛世才留下任《新疆日报》副社长。后来他写了一本书叫《从香港到新疆》,在这本书里他曾写道:经过这次旅行,我才大略认识了中国,了解中国之问题所在……我是想告诉大家,“行万里路”对一般知识分子比“读万卷书”更为重要。因为只有真的面对了事实,你才能懂得事实中的问题之所在。后来由于盛世才反共面目暴露,他不得已离开新疆,经范长江介绍到《新蜀报》当了总经理,成为中共《新华日报》的友军。1941年,萨空了全家又到了香港,受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委托,与梁漱溟一起创办《光明报》,担任总经理。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光明报》被迫停刊,萨空了离开香港到桂林继续从事抗日救亡活动。1943年5月,他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在桂林和重庆集中营度过了两年政治犯生活。被囚期间,萨空了致力于新闻学研究,写成了《科学的新闻学概论》等著作。1945年6月,由于民盟营救,萨空了得到释放,转年又到了香港,经周恩来建议去找中共在港负责人连贯。连贯遂安排萨到《华商报》任总经理。报社董事中还有陈嘉庚、夏衍、廖沫沙等。实际上,在《华商报》期间,萨空了还在连贯、潘汉年的领导下做民主党派的工作。这个工作是大量的、艰巨的,还十分危险。1949年2月,柳亚子先生到解放区前夕与朋友们聚会,谈起萨空了在香港的作为,书赠条幅:热心公益无事忙,有求必应香港脚。1949年4月,萨空了从香港到达北平,和胡愈之同志一起创办了《光明日报》,任秘书长。他积极参加新政协的筹备工作,并作为中国人民救国会代表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新中国成立,萨空了被中央政府任命为新闻总署副署长兼新闻摄影局局长。同时筹办《人民画报》《连环画报》。1951年,他任出版总署副署长兼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1954年他任国家民委副主任兼民族出版社社长,这时仍兼任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1952年第二次以中央代表团副团长身份访问东北地区。从此关注起民族地区的文化和民族工作来。他提议翻译出版《人民画报》民族文字版,后来又创办《民族画报》《民族团结》杂志,出版了多部画册。1958年,民委要萨空了参与民族文化宫的筹建工作,这是建国10周年的十大献礼工程之一。他还出席成吉思汗陵的奠基典礼,参与内蒙古成立20周年纪念活动的筹备工作……因而被誉为“新中国民族文化工作的开拓者”。1966年他被停止一切工作并被批斗。1972年从干校回来被任命为民委临时三人小组成员。1978年调任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文革过后,百废待兴,民委工作也好,政协工作也好,都有一大堆事情要做,而这时萨空了已是70岁的老人了,带工作组到各地调查、出访,马不停蹄。到了1982年,他又创办了生平最后一份报纸——《人民政协报》,以75岁高龄出任总编辑和党组书记。


      除了新闻出版工作上的贡献之外,萨空了还是老资格的中国民主同盟副主席,出席过第一次全国政协会议,任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三、四、五、六届政协常委,第一、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等。1988年10月16日,民盟第六届大会在京闭幕,这一天的早晨九时,萨空了离去,全体与会代表为失去这样一位卓越领导人而肃立默哀。


    甜蜜的爱情

      1922年,萨空了经表兄张炳南介绍,进入华北协和华语学校担任图书管理员。这个学校是美国教会办的,校长是美国人裴德思(译音),教务长是中国人金醒吾。为了适应工作,他进入北京基督教青年会办的英文夜校。1925年,经金醒吾介绍,通过考试进入了中法储蓄会当办事员。每日工作六小时,星期六下午和星期日全休,属于自己的时间较多,所以萨空了就开始写文章,向孙伏园主编的《京报副刊》和鲁迅编辑的《语丝》等报刊投稿,又参加了“阿波罗”学会学西洋画、西洋美术史。

      金醒吾是第一个赏识萨空了的人,萨空了晚年每每叙说自己怎样走向社会时,总要提起金老先生,萨空了深深敬重他。金醒吾待萨空了非常好,不仅在工作上给予照顾,给他介绍很好的工作机会,还请他给自己的二儿子和三女儿讲习功课。当时金醒吾的大女儿金秉英因病休学在家,正复习功课准备考大学预科。萨空了与金秉英相识后互相倾慕,金醒吾的三女儿金秉心那时才九岁,就成了他们传递信件的牵线人。萨沄在《萨空了》一书中这样写道:“母亲(指金秉英)考入务本大学后,父亲(指萨空了)每天在东四牌楼车站送她上学,后来她转学到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住校,父亲每天下班到女师大会客室会见母亲,母亲提起这段往事,总是戏谑地说父亲天天按时报道。”


      金秉英1909年春(农历十二月十五日)出生于上海,十二岁随父母返回故乡北京。笔名病子、病病女士,历任北京《世界日报》专栏编辑、记者,北京新闻专科学校国文教师,《上海新闻报》妇女儿童半月刊编辑,新疆迪化省立女子中学教师,哈尔滨市立第三中学、南京晓庄师范等学校教师。1926年她开始发表作品,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沾泥絮》《京华女儿行》《红楼丽影》《蓼莪》等。金秉英上大学一年级时就开始从事文学创作,她的第一部章回体长篇小说《沾泥絮》就是在《北京晚报》副刊“余霞”上连载的。结婚以后她继续读完了大学,1931年在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毕业获得学士学位。她性格开朗,热情能干,善于交际,在主编《世界日报》的《妇女界》时,曾追随妇女运动的先驱们,如刘清扬、于凤至等积极参加各种活动,成为当时北平城里的第一个女记者,也是当时小有名气的才女和作家。她早期作品《女诗人》《大圆镜中》《春天》等长篇小说连载,都是那个时期问世的。有的章节有萨空了的笔墨,因为在她忙得来不及写稿时,萨空了往往就帮她写上一段,以免连载中断。她还积极应对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与作者和读者一起探讨并提出一系列救国方案,旨在动员女性积极投身抗战。为了取得更好的宣传效果,《妇女界》的编者不仅从事舆论宣传,而且采取行动,直接参与支援前线的活动。


      1926年冬,萨空了的母亲托媒人到金家求婚,金醒吾虽然爱才,却无意把女儿嫁给萨家,因为说穿了也是嫌萨家穷。当时受五四运动影响,青年人追求婚姻自由,金秉英执意要嫁给萨空了,金醒吾最后还是按照女儿的意愿答应了这门婚事。1927年6月19日,萨空了和金秉英在北京基督教青年会结婚。那年萨空了二十岁,金秉英十八岁。婚后夫妇俩先住在四川会馆,后搬到西京畿道,再后来是旧帘子胡同。旧帘子胡同是一个小四合院,北屋三间,一间是卧室,两间打通是书房,西屋是客房,南屋是客厅,东屋是厨房和看妈的住房。(待续)


                                  作者单位:天津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 

    时间:2017-02-06 14:13
    来源:《天津档案》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关于本站 |  加入收藏 |  网站声明 |  隐私保护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网站帮助

Copyright 2000-2008 tjda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市档案局(馆)主办 档案局(馆)电子处承办并维护
北京九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津ICP备090133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