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天津档案网 > 津沽史料 > 历史博览

 

    20世纪初的过年理发热

    胡荣华

      上世纪初年的理发馆在过年期间的人满为患丝毫不逊色于当下。

      1935年的春节是2月4日,一位笔名为“四方”的作者在1935年2月初的《北洋画报》上刊载文章,为我们再现了上世纪初年天津的过年理发热现象。



    1929年中原公司内理发馆内部陈设照片

      “四方”先来到当时名闻一时的“仙宫”。这家理发馆居当时天津理发业头把交椅。它创办于1928年,位于法租界马家口(今锦州道一带)春和戏院斜对过。开业伊始,这家店就以“电机剪头、水烫头发、电消毒器、女理发师和女子座椅”五大特色为噱头,吸引客源。推门一进去,可了不得,“看见等的人比理发师还多两倍”。坐下来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这家理发店果然名不虚传,店铺的理发设施先进不说,师傅们的活儿也细致。瞧坐在那的摩登女士就理个最新潮的“拿破仑”式短发,就整了一个小时。关键是一小时过去了,理发椅上的那拨人还没有下来的意思。“四方”是个急脾气,心想:“就算它再好,我也等不了了。”摇摇头,起立,换下一家。


    “四方”在1935年2月初《北洋画报》上登载文章的局部

      接下来,“四方”到了法租界的“南京”。南京理发馆是当时和“仙宫”并称的理发馆,向来以师傅手艺精湛著称。这家理发馆比“仙宫”还热闹,“每一个座位都有一两个人盯着”。看这意思,半天之内要理上头发,悬!再换一家。

      “四方”又来到位于法租界葛公使路(今滨江道)上的“中山”。这家创办于1929年的理发馆,因位于绿牌电车道通行的繁华地段,向来生意很好。这会儿也是热闹至极,人多地嘞,店堂的椅子上都坐不下了。“四方”走上前去和掌柜搭讪,希望笑脸能融化他,法外开恩,提前理上发,没想到掌柜白了他一眼,问:“你有电话吗?”四方告诉他电话号码,掌柜摊开双手,耸了耸肩,无可奈何地说:“你听电话吧!”“四方”很生气,心想:“真可恨!”出去了。


      接下来的目标是“一乐也”。“一乐也”,好俏皮的名字,取人生在世,为求一乐的意思。这家理发馆位于法租界30号路(今哈尔滨道)蓬莱春饭店西侧,曾经在报纸上贴出广告,称理发师是从上海请来的,希望“高尚摩登士女尽兴而来”。“四方”走进去后,发现清雅整洁的店堂让人赏心悦目,但好心的伙计提醒他:“你至少也得等三个钟头”。“四方”心想:“快打住吧!”边说“谢谢”,边加快离开的脚步。


      此时的“四方”已经如霜打的茄子,有了想要放弃的念头。这时,过来两个比“四方”后进店的年轻男士,其中一个说:“呀,人可真多,铁定排不上了,走吧!”另一个说:“咱天津卫有句老话‘常剃头常刮脸,倒霉也不显,’何况快过年了,到亲戚那里去,怎么着也得显出发财或准发财的吉利样子吧,你看咱们这头发长得像草一样,怎么出去听戏、看电影、吃饭呀,况且也影响心情是吧?”另一个听了点点头,两人一起坐下了。这二人的对话,重新坚定了“四方”的剪发决心。年年通货膨胀,上有老下有小的,“四方”也想发财,也要剪个“发财样”!


      “四方”琢磨:“如今国人抵制日货呼声高涨,也许日租界的理发馆应该生意清淡。”叫了一辆黄包车来到位于日租界旭街(今和平路)的中原百货。中原百货上的理发馆,大名响当当。“四方”并不知道,末代皇帝溥仪寓居天津期间,有一次,因到中原百货上的理发馆去理发,遭到陈宝琛、胡嗣瑗等前清遗老的强烈反对,认为他失了帝王的体面。“四方”更不知道,在一番苦谏之后,已经是公民身份的溥仪从此再也没有踏进过理发馆的大门。这件事情被溥仪记录在《我的前半生》中。负责发号码牌的伙计给了“四方”一个牌子,上面写着“29”号。“四方”一看,差点晕倒!


      四方又来到日租界的“北洋”理发馆,没敢进去,只扒头往门里一瞧。天哪!这里面的人多得“四方”数都数不过来,按这情形,估计天快亮了,“四方”的发财样也是剪不出来的。



    “仙宫”理发馆登载在报纸上的广告

      再接再厉,“四方”重返法租界,谁叫当时有点样子的理发馆都位于这里呢,这可是解放前天津商业的中心地带。到了法租界中街的“明星”,“四方”一进去,人也多。有一位等着理发、浓妆艳抹、身上散发浓郁香水昧的美女看见“四方”进来,就像看见敌人一样,把眉头一皱,脑袋一扬,脖子一扭,失声尖气地对理发师娇滴滴地说:“我不要等到十二点。”“四方”和大多数男人一样,也喜欢美女,但美女如果太“作”,“四方”就不喜欢了。“美女”的发言很让“四方”反感,“四方”保持涵养,迈步出去了。

      一看表,已经夜里十一点了,“四方”是做文字工作的,手上还有不少稿子要写,他回家赶了会儿稿子,凌晨三点左右,重新回到了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仙宫”,这时的店堂倒是清静了,“四方”终于坐上了理发椅。他和负责剪发的师傅闲聊起来,“四方”说:“现在理发馆人真多。”师傅说:“大多数都是女人,占了来理发人数的四分之三。”“四方”纳闷地问:“为什么我们这些男的‘尿急开坑,’那些女的也‘临时抱佛脚’呢?她们平时在家没事做,早就该理发,为什么要挤到这时候理呢?”师傅笑了,说:“她们是来烫发的,烫发本来就费功夫,况且她们也为新鲜出炉,为的是年节里在亲戚朋友面前摆弄摆弄。”“四方”也笑了,感叹说:“女人好美,害的男人转悠悠!”


      也许“四方”的理发经历并不足以代表当时所有人的经历,但它至少说明过年理发热现象在民国年间也是存在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爱美的心、想要发达的愿望,是亘古不变的。

    时间:2017-02-15 14:54
    来源:天津档案与历史(第四辑)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关于本站 |  加入收藏 |  网站声明 |  隐私保护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网站帮助

Copyright 2000-2008 tjda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市档案局(馆)主办 档案局(馆)电子处承办并维护
北京九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津ICP备090133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