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天津档案网 > 专题档案首页 > 专题档案
运河变迁
竹枝词里的津沽运河

    2014年6月22日,中国大运河项目在卡塔尔多哈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通过审议,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32项世界文化遗产。作为“运河城市”之一的天津,欣逢盛事,我们也捧出一部由天津市档案馆牵头,组织数十位民俗、档案、历史等领域的研究学者共同编撰,精心打造的力作《天津运河故事》。这本书的编写,代表了天津档案人弘扬运河文化的历史责任感,既是为大运河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尽一份绵薄之力,也是我们向这片运河故土献上的一份心意。为了更好地理解天津的运河文化,我们有必要对天津段运河以及天津的历史做一番回顾。今天天津段运河的格局,早在七百多年前的元朝就已经形成。元朝统一中国后,设大都为首都,保障首都的粮食供给成为当务之急。为此,元政府将已经淤塞的隋运河北段取直,由徐州直接向北,经济宁至临清,进入隋运河的永济渠段,北至直沽三岔河口,南运河由此形成。同时,忽必烈下令将通州以南的潞河水道加以修整,作为大运河的主航道,与南运河在天津三岔河口交汇,这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北运河。京杭大运河由此实现了南北贯通。此后的明清时代,除了明初永乐年间进行的修整疏浚外,天津段运河再无大的变化。在此,我们节选该书的第一部分《运河变迁》,以飨读者。

形成时间:
全 宗 号:
卷  号:
编  辑:

竹枝词里的津沽运河

高元杰

    天津是京杭运河沿线重镇,在金元明清七百多年的南粮北运史中,不管是海运还是河运,她都是必经之地。可以说,对于被称为天子码头、畿辅门户的天津来说,漕运不仅是其服务于封建王朝的最重要职能,也是其从一个军事卫所迅速崛起为“赛淮安”的商贸重镇的动力源泉。所以运河在天津城的形成,以及经济、文化、环境和人口构成等方面都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现在,就让我们从津门竹枝词中一赏津沽运河的风采。

    竹枝词源自四川巴渝民歌,经刘禹锡等诗人仿做后在文人中广为流传,起初多写骚人墨客的离愁别绪和男女情思,而后多写地方风土人情,因通俗易懂、贴近群众,故深为百姓喜爱。天津竹枝词始见于明,发展于清,而盛行于清末民国,《中华竹枝词全编》收录有津门竹枝词900余首,其中涉及津沽运河的也不在少数。

    津门作为粮运重镇,古时来到此地的文人,见到运河码头繁忙的景象,都要不禁大发感慨。嘉道间文人崔旭感叹道:“仰食东南国用优,年年转运到神州;万艘粳稻来吴楚,潞水南流卫北流。”待行到天津钞关,望着运河浮桥的熙攘景象,他写道:“北马南船辐辏时,咽喉水陆近京师;钞关高揭天津字,百尺竿头望大旗。横排巨舰两涯间,车马如云日往还;怪底担夫争过急,行船一到要开关。”运河上南来北往的货船给天津带来了极为丰富的物质资料,既有“居奇无货不苏杭,三倍虾蟆价更昂”的南货局,也有“黄柑绿橘大蘋花,雪藕冰桃沁齿牙;南北新鲜诸果品,津城第一数卢家”的鲜果铺。此外运河也在本地民众的生活和生计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嘉庆女诗人王韫徽在《津门杂咏》中就写道:“三月村庄农事忙,忙中一事更难忘;携儿结伴舟车载,好向娘娘庙进香”,又有“千艘转粟正回空,此际销盐获利丰;官令森严勤访缉,独教老少得通融”之句。

    离开繁忙熙攘的城市,沿着北运河溯流而上,行不多时就见左岸一片湖光,所谓“万亩澄塘一鉴天,荷花艳艳叶田田;沿溪结伴如花女,也学西湖唱采莲;秋风泛泛动秋蒲,秋意萧疏入画图;欸乃一声渔唱晚,满天明月照西沽。”待行至丁字沽,放眼望去,桃花夭艳,灼灼遍野,飘粉流丹,香沁十里,美不胜收,所谓“几家茅屋各西东,见说桃花夹岸红。” 这是津门名胜桃花口,桃花口又有桃花寺,清人蒋诗盛赞其曰:“桃为迎銮花特甚,枝枝红映漂榆津。”而天津东到直沽的海河两岸又是不同的景象,“夕阳野饭烹鱼釜,秋水蒲帆卖蟹船”,一派苍茫野渔的景象。明清两朝在此兴修水利,开建营田,其中又以康熙年间总兵蓝理开建的蓝田最为有名,所谓“极目平畴方罫成,饶田潏潏水鸟鸣”,“蓝田雨过稻花香,吠蛤声中趁夕凉”,“车戽周遮响正酣,水田漠漠小江南”。至于南运河畔的杨柳青、水西庄等地,盛名远播,诗歌繁硕,在此不提。
   
    写作竹枝词的文人,不但看见了运河带来的繁荣和美丽,也敏锐地感受到了运河漕夫和沿河百姓生活的艰难。康熙年间著名诗人吴之振就说过,“自张家湾至天津通惠河二百四十里,沙渚壅塞,行舟甚艰”,他作《行船号子》歌曰:“春涨方生未没篙,冰凌初解利如刀。船头套子才撑过,沙嘴横斜舵阁牢。荡漾河洲浴鹭鸶,傍船偏要立多时。短蓑独速歌铜斗,侬是烟波踏浪儿。鹢首嵯峨压浪开,旗梢风脚舞高桅。官人不知行舟苦,只遣冬冬打鼓催。”道光黄爵滋也在《杨村竹枝词》中写道:“北运河,北风奈尔何?南运河,南风将若何?黄花鱼到时,长官先得食。黄花鱼过时,长官不下食。二月船出坞,十月船归坞。归坞冰折舵,出坞急如火。离离沙上鸣,愁杀船家翁。衙衙仓中鼠,羡杀船家妇。”虽只道出运漕累民之冰山一角,读者亦不可不察也。
 

关于本站 |  加入收藏 |  网站声明 |  隐私保护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网站帮助

Copyright 2000-2008 tjda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市档案局(馆)主办 档案局(馆)电子部承办并维护
北京九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