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天津档案网 > 专题档案首页 > 专题档案
运河变迁
《清代京杭运河全图》中的天津段运河

    2014年6月22日,中国大运河项目在卡塔尔多哈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通过审议,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32项世界文化遗产。作为“运河城市”之一的天津,欣逢盛事,我们也捧出一部由天津市档案馆牵头,组织数十位民俗、档案、历史等领域的研究学者共同编撰,精心打造的力作《天津运河故事》。这本书的编写,代表了天津档案人弘扬运河文化的历史责任感,既是为大运河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尽一份绵薄之力,也是我们向这片运河故土献上的一份心意。为了更好地理解天津的运河文化,我们有必要对天津段运河以及天津的历史做一番回顾。今天天津段运河的格局,早在七百多年前的元朝就已经形成。元朝统一中国后,设大都为首都,保障首都的粮食供给成为当务之急。为此,元政府将已经淤塞的隋运河北段取直,由徐州直接向北,经济宁至临清,进入隋运河的永济渠段,北至直沽三岔河口,南运河由此形成。同时,忽必烈下令将通州以南的潞河水道加以修整,作为大运河的主航道,与南运河在天津三岔河口交汇,这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北运河。京杭大运河由此实现了南北贯通。此后的明清时代,除了明初永乐年间进行的修整疏浚外,天津段运河再无大的变化。在此,我们节选该书的第一部分《运河变迁》,以飨读者。

形成时间:
全 宗 号:
卷  号:
编  辑:

《清代京杭运河全图》中的天津段运河

韩宝林

    由于大运河在国民经济发展和文化传播上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从开凿之日起,就不断有运河地图问世。现存的古代运河地图多为清代所绘。我存有一幅《清代京杭运河全图》,系由中国地质出版社于2004年8月出版。原图珍藏于国家基础地理信息中心(国家测绘档案资料馆)。据鉴定,《清代京杭运河全图》系清末光绪(1875-1908年)初年河道官员实地绘制,进呈皇帝参考之用。原图极为珍贵,一般人很难见到。而此重印的《清代京杭运河全图》与原图无异,为我们了解一百多年以前的京杭大运河提供了可信的资料。

    
    该图采用西晋理学家裴秀提出的“制备文体”法则绘制,采用平面与立体结合的画法,上为东,右为南,自右向左展开,将京杭大运河自起点浙江绍兴府至终点北京的主要景观囊括其中,凡州府县城、村镇、水闸、堤坝、涵洞、桥梁、码头、渡口、山川、河流、湖泊、港湾、洼淀、滩涂、寺庙、墩塔等无不一一绘出。该地图上还有大量的文字注记,对各驿站名称及相距里程、运河沿途支流及湖淀水量、各河厅交界情况、河水涨落及航运情况等均有详细记载。注字或墨或朱,语句简练,字迹清晰。正所谓图文并茂,好一幅运河史地画卷!

    京杭大运河在津市境内约350里,分为武清段、北辰段、市区段、静海段,总称天津段,在这幅地图上,大概处于香河县石灰厂至青县马厂之间的位置。从图上看,当时天津地区运河两侧洼淀极多,较大者三处:位于天津府城以南的黄花淀,位于北运河东岸的塌河淀和位于北运河西岸的沙家淀。其中黄花淀北端称为“南洼”,乃是今水上公园的前身。此外尚有五里淀、七里海、鲫鱼淀、香油淀、叶淀等约十二、三处略小的洼淀。各洼淀之间,洼淀与运河、海河及其他河流之间均有河道相通。纵横交错,密如蛛网,组成长近300里,宽约几十里的低洼湿地地区。此图对于运河沿岸村镇的标注甚为详细,比如北运河沿岸的村镇就标出了80多个。从图上还可以看出,当时天津段北运河有水闸4座,王家务、筐儿港减河和水闸赫然在目。运河沿岸的一些著名景观,比如芥园、望海寺、大觉寺、桃花寺等也都被标注于图上。

    笔者七十多年前出生在距北运河不足二里之遥的一个小村——武清韩家营。作为一名武清子民,我幼时长于北运河畔,受着滔滔南去碧水的滋润,自然对运河有着深厚的情感。面对着这幅秀美的图画,仿佛又听到了北运河水汩汩流淌的声音,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幼时所见运河的情景。正常年景时,紧靠河边的河滩地上,长满各种绿油油的庄稼、蔬菜,尽享河水灌溉之利;河面上,三五只小船游荡,捕鱼捞虾,可谓农、菜、渔三位一体。运河边的居民,因此尚为富庶。干旱枯水季节,滔滔河水不再,河床尽露,只有涓涓细流,隔河村民可以赤足过河,倒省了摆渡绕桥的麻烦。雨水汛期,河水猛涨,排泄不力,大小河流泛滥成灾,附近村庄饱受水涝之苦。这样的情景现在很难看到了,但是如果看了这幅图,了解到当时天津段运河两岸沟汊洼淀之多,读者对此也就不难想象了。

    当然,由于历史的原因,这幅地图上难免也会有一些错误。比如图中北运河西岸有一橢园形城郭图标,名为“武清县”。这个地理位置令人生疑。笔者在二十世纪六十至八十年代曾数次去过武清城关,其地理位置在大孟庄与其西侧至廊坊的公路(1938年修)中间,距大孟庄约30里,而大孟庄位于河西务与蔡村之间。笔者也曾查阅多种地图,均标明武清旧县城关位于此地无疑。而此图所标出的武清县城,位于忭观屯(今卞官屯)村西北、定福庄西南,大概相当于我出生的村庄韩家营村(韩营)附近,这样算来,图中的武清旧城向南移了约五,六十里。唯一的解释是绘制此图时有误。但笔者未能进一步详细考证,只能存疑,待有关专家学者进一步论定。

    无论如何,《清代京杭运河全图》以其精细入微的笔法,向我们展示出百年前京杭大运河之全貌,为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也将会为进一步开发利用大运河,造福一方百姓,起到重要的作用。其功大焉!

关于本站 |  加入收藏 |  网站声明 |  隐私保护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网站帮助

Copyright 2000-2008 tjda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市档案局(馆)主办 档案局(馆)电子部承办并维护
北京九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