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天津档案网 > 专题档案首页 > 专题档案
运河变迁
凿运河 踏袁氏 平乌桓——曹操与运河开凿

    2014年6月22日,中国大运河项目在卡塔尔多哈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通过审议,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32项世界文化遗产。作为“运河城市”之一的天津,欣逢盛事,我们也捧出一部由天津市档案馆牵头,组织数十位民俗、档案、历史等领域的研究学者共同编撰,精心打造的力作《天津运河故事》。这本书的编写,代表了天津档案人弘扬运河文化的历史责任感,既是为大运河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尽一份绵薄之力,也是我们向这片运河故土献上的一份心意。为了更好地理解天津的运河文化,我们有必要对天津段运河以及天津的历史做一番回顾。今天天津段运河的格局,早在七百多年前的元朝就已经形成。元朝统一中国后,设大都为首都,保障首都的粮食供给成为当务之急。为此,元政府将已经淤塞的隋运河北段取直,由徐州直接向北,经济宁至临清,进入隋运河的永济渠段,北至直沽三岔河口,南运河由此形成。同时,忽必烈下令将通州以南的潞河水道加以修整,作为大运河的主航道,与南运河在天津三岔河口交汇,这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北运河。京杭大运河由此实现了南北贯通。此后的明清时代,除了明初永乐年间进行的修整疏浚外,天津段运河再无大的变化。在此,我们节选该书的第一部分《运河变迁》,以飨读者。

形成时间:
全 宗 号:
卷  号:
编  辑:

凿运河•踏袁氏•平乌桓——曹操与运河开凿

夏 子

    提起南、北运河,人们会不约而同地想到隋代、明代的运河开凿。多数人不知道的是,早在东汉末年,曹操就曾于天津及附近地区开凿了多条运河,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东汉末年,战乱纷起,群雄逐鹿。曹操在诸多势力中异军突起,于官渡之战一举战败最大的对手袁绍,奠定了统一北方的基础。然而,此次战役后,还有不少袁氏势力仍然盘踞在黄河以北,为曹操心腹之患。于是,曹操决定率军北征,彻底剿灭袁氏势力。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战争中的军事补给至关重要。为了拿下袁氏老巢邺城(今河北省磁县),曹操于建安九年(204年)正月亲率大军在许昌渡河。为了解决军粮漕运的问题,曹操第一次打起了河道的主意:“遏淇水入白沟,以通粮道。”

    白沟,又名宿胥渎。它是黄河南移,从宿胥口(今河南省浚县新镇南附近)改向东流后,在其故道上产生的一条河流,也是黄河南移退出河北平原后与海河水系沟通的唯一水道。淇水就是现在的淇河,它原来是向南流入黄河的,和白沟并不相通。曹操“遏淇水入白沟”,就是把淇水阻断,阻止它流入黄河,将其改流入白沟,增加白沟水量,于是进军邺城的军粮漕运问题迎刃而解。

    曹操这一工程的实施在《水经·淇水注》中有较为详细的记载。具体来说,首先在淇水入黄河口的北面选择一个合适的地点,在水里投下粗大的枋木,杂以铁柱、石头等筑成一条高大坚固的拦河坝,以截断淇水南流;然后在坝北开凿一条人工渠道,导引淇水流入白沟。另外又在宿胥口的北面故道与淇水交会处筑起石堰,再次阻止流到这里的淇水不至再向南流入黄河。

    工程完成后,白河水量的增加,上接黄河,下通清河,解决了军事补给的问题,故而曹操不久即攻下邺城,并将其变成自己的都城。这一工程的作用还不止于此,隋唐大运河中的永济渠段中的白沟至天津的运河河道,就是在曹操遏淇水入白沟的这一段河道基础上开凿的。这为以后南运河的开凿打下了基础。

    邺城之战后,袁氏的最后一点势力袁尚、袁熙北走塞外,投奔了乌桓,与当地贵族军事集团结合,想借乌桓的势力与曹操对抗,图谋恢复。这些人经常在边境地区骚扰百姓,成为边疆大害。为了解决边患,彻底剿灭袁氏势力,真正统一北方,曹操决定举兵讨伐乌桓。这为他进一步开凿运河创造了机会。

    三郡乌桓盘踞在现在河北省北部(包括天津的部分地区)、辽宁西南部地区,与曹操的大本营邺城相距甚远,交通十分不便。要想解决三郡乌桓,必定要先解决补给上的困难。为此,曹操听从谏议大夫董昭的建议,利用河北平原丰富的水道,于建安十年(205年),一口气开凿了“平虏渠”、“泉州渠”及“新河”三条运河。

    平虏渠连接地是滹沱河与泒水,其名即由平定三郡乌桓而来。滹沱河,发源于山西省繁峙县东泰戏山,穿过太行山,向东流入河北平原,在献县与滏阳河汇合为子牙河。至天津市,会北运河入海。平虏渠在南北朝时期就已堙废,《水经注》中滹沱河与泒水篇也早已散佚,所以后人对其具体位置莫衷一是,有人说在今河北省饶阳县西,有人说在今沧州东北,还有人认为在今青县至独流镇之间。如果最后一种看法确凿,那平虏渠所在位置正处于现在河北省青县至天津静海县独流镇的南运河区段。无论其具体位置在哪里,平虏渠的开凿都对华北水系特别是海河水系的融通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泉州渠是从鲍丘水与泃河会合口以东处(今宝坻附近)开河,历一百八十里,至武清区东南入潞河,南流入海。因为渠道上接潞河于泉州县(今武清区),故名。从《水经注》相关记载可知,泃河口即泃河与鲍丘水会合口,位于临泃城(今蓟县南)。潞河,是沽河(白河)下游,即今北运河的前身。所以泉州渠是连接鲍丘水(宝坻南至今还有一条小河名叫鲍丘河,就是古代鲍丘水的残遗)、泃河至潞河以通海的一条运河。在东汉末年,潞河、鲍丘水还是分别独流入海的两条河流。前者循今北运河入海;后者走今箭杆河道入海。

    曹操开凿平虏渠与泉州渠,目的就是想藉此直出塞外,一举击破乌桓、袁尚等人。后来考虑到乌桓把守边塞要地,正面出击未必能取得胜利。所以,曹操决定改变路线,绕行辽西。于是,他又在渤海湾的北岸,由泉州渠向东沿海边开挖另一条运河,称为新河。新河起自宝坻区东,经过河北滦县,到乐亭县西北入滦河,是平行于海岸线东西向开凿的,解决了泉州渠与今滦河间的联运问题,从另一角度打通了河海通道。

    这三条运河沟通了滹沱河、泒水、潞河、泃(沟)河、滦河间的水运交通,并沟通海运,为平定乌桓创造了重要条件。建安十二年(207年)八月,曹操与乌桓大战于白狼山(今辽宁省凌源县西南),斩蹋顿于马下。九月,平定了乌桓。在这次战役中,这三条新开凿的运河充分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平虏渠、泉州渠虽然后来堙废不存,但在唐初还曾利用它的故道重新开凿,并统称为平虏渠。滹沱河,为海河的支流之一,海河一度被称为滹沱河。而泉州渠连接的潞河,则发展演变为今天的北运河。

    曹操遏淇水入白沟,又凿平虏、泉州二渠,最后又开新河,连接了黄河、海河两大水系,对我国政治、经济的发展,对后世大运河的开凿及海河水系的形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岁月悠悠,逝者斯夫,曹操开凿的运河古道早已湮废。然而,在今天天津平原流淌的运河河道上,依稀还有当年曹操踏平袁氏平定乌桓的古韵遗风,值得我们后人凭水吊叹。
 

关于本站 |  加入收藏 |  网站声明 |  隐私保护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网站帮助

Copyright 2000-2008 tjda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市档案局(馆)主办 档案局(馆)电子部承办并维护
北京九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