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天津档案网 > 专题档案首页 > 专题档案
运河变迁
贯穿静海的南运河

    2014年6月22日,中国大运河项目在卡塔尔多哈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通过审议,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32项世界文化遗产。作为“运河城市”之一的天津,欣逢盛事,我们也捧出一部由天津市档案馆牵头,组织数十位民俗、档案、历史等领域的研究学者共同编撰,精心打造的力作《天津运河故事》。这本书的编写,代表了天津档案人弘扬运河文化的历史责任感,既是为大运河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尽一份绵薄之力,也是我们向这片运河故土献上的一份心意。为了更好地理解天津的运河文化,我们有必要对天津段运河以及天津的历史做一番回顾。今天天津段运河的格局,早在七百多年前的元朝就已经形成。元朝统一中国后,设大都为首都,保障首都的粮食供给成为当务之急。为此,元政府将已经淤塞的隋运河北段取直,由徐州直接向北,经济宁至临清,进入隋运河的永济渠段,北至直沽三岔河口,南运河由此形成。同时,忽必烈下令将通州以南的潞河水道加以修整,作为大运河的主航道,与南运河在天津三岔河口交汇,这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北运河。京杭大运河由此实现了南北贯通。此后的明清时代,除了明初永乐年间进行的修整疏浚外,天津段运河再无大的变化。在此,我们节选该书的第一部分《运河变迁》,以飨读者。

形成时间:
全 宗 号:
卷  号:
编  辑:

贯穿静海的南运河

王敬模

    大运河是静海的母亲河。自隋朝以后的一千多年里,这条河一直在靜海的这片土地上流淌。甘甜的运河水不仅为静海县勤劳、善良的人民带来舟辑之利,还为古老、荒蛮的原野带来生机和繁荣。为了追根寻源,诚邀读者荡起历史的小舟,做一次长途“旅游”,追寻那早已逝去的岁月。

    在静海县中部,有一条南北流向的河流,这就是世人皆知的南运河。静海段的南运河,南起唐官屯镇的梁官屯村,向北流经陈官屯镇、双塘镇、静海镇,至独流镇的十一堡村入西青区界,全长48.21公里。此段南运河堤內距42~550米不等,堤顶高程7.60~9.46米,堤顶宽度6~8米;九宣闸处河底高程2.56米,十一堡处河底高程0.9米;设计水位: 九宣闸9.3米,十一堡8.5米。它虽然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就干涸了,但它的修建经历和在历史上曾发挥过的巨大作用却永垂史册。

    说起静海段南运河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2600多年前的商周时期。周定王五年(公元前602年),黄河改道。这条河流基本沿着太行山前的洼地北流,穿过漳河,经过大陸泽。出泽后,分为九河,主流抵白洋淀,再东下入渤海。这九河中,有的河段就是南运河在静海县的前身。是时,这些河道都是自然形成的。

    关于人工开挖的静海段南运河,其前身应追溯到东汉时期。东汉建安十一年(206年),曹操打败了袁绍,袁绍的儿子袁尚投奔了乌桓(今蓟县以北和辽宁省一带)。为了攻打乌桓,保证军需的给养,曹操命令魏郡太守董昭开挖了相互连接的三条河流:平虏渠、泉州渠、新河。其中的平虏渠上起青县的木门镇,下至靜海县的独流镇,大体上相当于现在流经静海段的南运河。当时,平虏渠上接滹沱河,下通泉州渠、新河,形成了一条从华北平原到乌桓前沿的水路通道,为曹军打败袁军起了重要的作用。

    隋朝大业四年(608年),为了军事的需要,隋炀帝下诏征调河北男女百余万开挖永济渠,洛阳至涿郡(今北京城西南)之间千余公里的河道全线贯通。静海一段的永济渠是在平虏渠的基础上开宽加深的。后来,往南又连通杭州,形成了一条南起杭州、北至北京全长近2000公里的大运河。大运河南北贯通后,因隋炀帝曾乘龙舟抵达涿郡,所以人们又称此河为“御河”。金、元、明、清时期,因漕运繁盛,又名漕河。大运河分为七段,其中天津至临清段称南运河。

    南运河通航后,便成为一条重要的水上运输线,隋大业七年(611年),隋炀帝征天下兵汇集涿郡,备征高丽;唐代,为抵御北方奚、契丹游牧部族的侵犯,在北部边防的幽州(今北京市一带)、渔阳(今蓟县一带)派驻重兵;北宋时,河北一带为宋、辽交界的前沿阵地。这些朝代,南运河一直是运送兵员、军粮、军需的水上主要干线。

    北宋庆历八年(1048年),黄河第二次北徙。河水在乾宁郡(今青县)合御河,经静海,至泥沽一带入海。黄河行水21年后,于元丰四年(1081年)又复经静海一带,直至建炎二年(1128年)黄河才向南迁移。在黄河流经静海几十年的时间里,河水基本沿着南运河道摇摆不定的漫流。

    自金朝以后,南运河的漕运开始繁忙。金天德五年(1153年)、元至元十六年(1279年)、明永乐十七年(1419年)、清顺治元年(1644年)先后迁都、定都北京后,这里便聚集了很多贵族和官僚。由于北方的生产远远不能满足他们的需要,致使大批的粮食和商品都要从南方经南运河源源不断地运往北京。根据《金史·河渠志》记载,金世宗大定二十一年(1181年),从南方各省运经(靖海)直沽的漕粮达百万石之多。”而元朝时每年从江南运至京师的漕粮已多达300余万石。靖海县(明朝洪武年间改称静海县)的直沽口一带呈现出“转粟春秋入,行舟日夜过”的繁忙景象。

    明朝以后,漕运更加繁忙。《天津近代史》记载:“明宣德十年(1435年),行驶在大运河上的船只近万艘,经直沽的漕粮每年达四五百万石。”清朝初期,由于天津至北京一段的北运河淤塞严重,载重量大的漕船无法通行。顺治元年(1644年)和康熙五十年(1711年),北运河分别增设小驳船600只和1200只,以承接南运河的货物。明清两代,渤海西岸的长芦盐区产食盐239800多引(每引650市斤),其中大部分也靠漕运船由南运河运销各地。民国初年,单是静海县在南运河的漕船就多达300余只,最大的载重160吨,最小的载重10吨。民国《静海县志》载:“昔日,运河上的船帮一至蜿蜒数十里,大为可观。” 直至新中国建立初期,南运河一直是全囯南北货物流通的重要水上通道。

    自大运河开挖后,历代间有疏修。明永乐年间,为了保证漕运,沿河“置舍浅夫”,随时准备疏浅。由于疏浅不利,河道逐年淤高,渐成地上河。清康熙年间,完善了疏河修堤的制度。乾隆五年(公元1740年),于岳家园村北设滾水坝以便遇洪泄水。光绪八年(公元1882年),全河大规模疏修。民国六年(公元1917年),设南运河务局,经营了六七年的岁修。民国二十五年(公元1936年),浚深靳官屯至三岔囗河段。新中国建立后,于1952年对上起独流北、下至十一堡的的南运河进行改道,建两孔节制闸、船闸各一座(此段名为上改道);又于第六埠村偏北对河建两孔节制闸一座,引水东行,交于故道南运河(此段名为下改道)。同时,于下圏村建三厢涵洞引水,于岳家开建穿独流減河下三厢底涵,保留故道为城市供水。1958年,“引黄济卫”,黄河水给南运河带来了大量泥沙。1964年,南运河段清淤,静海县承做段长36.6公里,挖土方44.15万立方米。1981年,静海县又投入145万个工日,浚深流经静海段的南运河48公里。

    20世纪60年代中期后,除“引黄济卫” 外,南运河均处于干涸状态。南运河久不行水,给静海县的工农业生产带来很大困扰。
 
 

关于本站 |  加入收藏 |  网站声明 |  隐私保护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网站帮助

Copyright 2000-2008 tjda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市档案局(馆)主办 档案局(馆)电子部承办并维护
北京九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