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天津档案网 > 专题档案

1939天津水灾
    对于地处海河流域下游,周边水系四通八达的天津这座城市而言,“水灾”从来不是一个陌生的词汇。
    翻开典籍可以发现,从1368年到1948年间,“水淹天津”的场景曾经多次上演,1653、1654、1668、1801、1871、1890、1917、1939,这些年份,天津城均遭遇了特大洪涝灾害的侵袭。
    各种学术专著给水患频繁来袭天津作出的解释为:天津地处华北平原,华北平原西起太行山、北依燕山,太行山、燕山迎风区为大暴雨集中地带,地形陡峻,土层覆盖薄,植被差,极易造成特大洪水;天津地处海河流域下游,海河上游支流众多,这些大小河流汇集成为永定河、北运河、大清河、子牙河和南运河等五大河流,这些河的尾闾就是海河,上游支流众多,下游归并成为一条宽度不大的海河道,形成了一个扇形水系,扇状水系上游来水多,下游泄水能力小,渲泻不畅时,容易引起下游洪水泛滥成灾;天津及周边各地春季缺雨、夏季多雨,雨季时各河猛涨,洪水特点相当集中,来势凶猛;天津地势低洼,洪水来袭时,容易形成倒灌。上述这一切,使得天津屡屡成为洪涝重灾区。
    若论各次洪水让天津人刻骨铭心的程度,1939年的天津大洪水无疑为其中之最。与以往历次大洪水不同的是,这次洪水发生在天津城遭受外敌殖民奴役时期,这在天津建城史上,史无前例。1937年7月7日,日本军队在卢沟桥挑起事端,拉开了其全面侵华战争的序幕。受国民政府前期不抵抗政策及中国军力相对薄弱的影响,中国的大片河山很快沦为敌手。7月底,距北京咫尺的天津沦陷,来不及逃亡的天津人民开始在日寇的铁蹄下过上了屈辱的生活。尊严被践踏就已经够受伤的了,而天灾的来临,无异于在遭受殖民奴役人们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深究1939年天津大洪水的原因,除了有天津容易遭受水灾的特殊地理位置外,日本为消灭敌后抗日武装力量屡屡决堤放水迫害抗日志士的行动无疑严重削弱了海河流域沿岸各设施的防汛抗洪能力。据1939年11月2日《申报》登载美联社消息称:“冀中冀南之日军,因图水淹隐存于高粱中之游击队,竟将所有之河堤破坏。”暴雨来袭之际,大清河、子牙河、滹沱河、滏阳河等河沿岸182处河堤,被日军残酷地扒开。天灾加人祸,终于酿成“华北平原一片汪洋,洪波汹涌淹灌天津”,灾民求救无门,坐以待毙的惨剧。
    在这场水灾中,天津有五处地方严重受灾:1939年8月20日下午三点,陈唐庄大埝决堤,小刘庄、土城、东楼、谦德庄、佟楼及其周围地域成为第一重灾区;8月20日下午5时左右,南运河决口,洪水漫过南面通达墙子河各处,海河沿岸的英、法、日等国租界成为第二重灾区;8月20号晚上9时左右,洪水波及天津老城内,南开南市西、广开西南城角等处成为第三重灾区,“水深五、六尺至丈余不等”;8月29号,海河冯家口决堤,沿线铁路、大直沽至大王庄、唐家口、东局子、沈王庄、郭旺庄等地,成为第四重灾区;8月30号左右,台风伴暴雨,河东李公楼、凤林、合浦各村以及西南隅与近郊各村庄的房屋,被风吹倒十余万间,成为第五重灾区。
    在1939年天津大水灾中,生活在天津这片土地上人们的生命财产精神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在天津市档案馆馆藏中,珍藏着许多当年那场大水受灾场景的珍贵照片。本网编辑从这些照片中选择了具有代表性的部分,组织了这期[1939年天津大水灾照片]专题,并配有文字,将这些场景及场景中涉及建筑的历史进行了梳理。希望本专题能够帮助人们追思那段历史,并从中得到启示。

关于本站 |  加入收藏 |  网站声明 |  隐私保护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网站帮助

Copyright 2000-2008 tjda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市档案局(馆)主办 档案局(馆)电子部承办并维护
北京九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