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我国家争人格,为我民族争生存 ——抗日爱国将领吉鸿昌的故事

  档案见证物:环球视察记

  档案年代:1932年5月

  档案描述:1931年9月,爱国将领吉鸿昌被解除军职,任军事参议院参议期间曾出国考察。《环球观察记》为吉鸿昌归国后将此行的考察成果汇集整理而成的游记。

  入选理由:鉴于吉鸿昌存世史料较少,由他亲自编著完成的《环球视察记》显得尤为珍贵。《环球视察记》以日记的形式真实记述了其出国考察期间沿途所见所感,体现了吉鸿昌坚定的抗日救国思想和炽热的爱国热忱。

  前世传奇:

  吉鸿昌(1895-1934),字世五,河南扶沟人,著名抗日爱国将领。1931年9月,因反对国民党进攻中国工农红军被蒋介石撤销军职,为笼络人心,蒋介石同意吉鸿昌出国考察。目睹连年内战、民生凋敝的吉鸿昌把此次出洋视为探索民族出路的良机:“多年的夙愿,以及积久横梗在胸中的烦闷与矛盾,均行解决。单就我个人说,不能不说是一件幸事了。”

1931年,吉鸿昌驻军河南光山县时,鉴于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步步紧逼,特在一对石狮上题词:“睡狮猛醒 领导民众 国将不国 尔通醒悟。”

1931年,吉鸿昌被解除军职后书此联以明心迹。

  1931年9月,吉鸿昌在国民党特务的挟持下离开军队,准备出国。就在他从上海启程前夕,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爆发了。内忧外患的国内局势令吉鸿昌痛心疾首,他深知国家民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在《环球视察记》的弁言中,他写道:“讵日帝国主义者进兵南满,攻陷沈阳之不幸消息,亦竟于同晚到达沪滨。噩耗飞来,发指龇裂……此正全国同胞下动员令以兴彼潦作殊死战,以为我国家争人格,为我民族争生存”。

吉鸿昌所著《环球视察记》弁言。

  在吉鸿昌心中,抗日救国是军人的天职,虽然枪杆子被夺走了,但“我还有嘴,还有舌头”。因而,在环球考察中,吉鸿昌在学习欧美先进文化及城市建设发展经验的同时,致力于宣传爱国思想,揭露国民党政府“不抵抗”政策,唤醒广大侨胞支援抗日,沿途播撒爱国抗战的种子。

  1931年10月6日,吉鸿昌一行到达美国维多利亚州,接受了美国联合通信社记者的采访,在被问及如何看待国内时务时,他答道:“敝国有一成语,‘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现在大难当头,全中华民族皆觉悟,唯有联合方能图存。”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只有团结起来才有凝聚力,才能具有抵抗外侮的强大力量。吉鸿昌认识到了这一点,他强烈谴责了军阀混战的罪行,号召全国人民和海外侨胞各抛私见,团结起来共同抗日。

1931年10月,吉鸿昌与妻子胡红霞。

1931年,吉鸿昌在美国华侨为他举办的欢迎会上。

  1931年11月1日,吉鸿昌到达纽约后,看到“自沈变以来,国内学生激昂既如彼,而海外侨胞之热心又如此,则知我中华民族并非颓唐暴弃之亡国之民”。他敦促政府当局重视民众抗日救亡的热情,“以与日本帝国主义作一殊死战”。当世界电报社记者问他,中国将来有何方法驱逐日本出满洲时,他毫不犹豫地明确回答:“中国人民的热血,现在因日本帝国主义火焰之燃烧,已滚腾到沸点以上,将来一时与日宣战, 不难一举而征集数百万义勇军。我国有形之军器,虽较劣于日本,然就无形之军器,即所谓士气与民气者而言,却优于日本百倍,则知我国终必能胜日本也。”吉鸿昌的抗战决心,由此寥寥数语即跃然纸上。

1931年,吉鸿昌在英国。

  吉鸿昌在访问沿途作了大量的演讲,激起了广大侨胞的爱国热情。在古巴首都哈瓦那数千名侨胞的集会上,吉鸿昌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抗日演说:“日本侵略中国,早现决心。惜国人醉生梦死,埋首内争,致元气亏伤,授敌以镣。故今日之事,人民不负任何责任。亡国家者,实为少数之军阀官僚耳。”他告诚全国人民,中国是中国人民的中国,并不是少数官僚的中国,指出“当此千钧一发之际,做人与做牛马,间不容发。望及早团结, 用热血拥护祖国。”

  他的爱国讲演激起了广大侨胞的民族义愤和爱国热情,当场很多听众流下泪来。许多青年即席发言,支持吉鸿昌回国后组建部队抗日,誓作他的后盾,与敌人决一死战。有一个姓魏的青年,听罢吉鸿昌的演讲,把正在经营的商店变卖掉,筹集资金,立即回国抗战。有的侨胞发起了抗日救国的捐献运动,还有的集资发行抗日救国特刊等。各国华侨愿为抗日尽力的爱国热情,给吉鸿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他受到了很大的鼓舞。

1932年,吉鸿昌归国后摄于天津。

  在旅居海外的日子里,吉鸿昌的心情没有一天是闲适平静的,海外侨胞的热望和信托,日军的步步紧逼,使他再也无法在国外继续考察下去。因而当1932年一·二八事变的消息传来,吉鸿昌未经蒋介石的许可,立即起程回国。

1933年5月,吉鸿昌检阅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时发表演讲。

1933年,吉鸿昌率领同盟军向多伦进发。

  归国后,吉鸿昌起兵抗日的决心愈加坚定,不久即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一个爱国的旧军人转变为真正的共产主义者。1933年5月,吉鸿昌任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第二军军长兼北路前敌总指挥,率部抗击日本侵略军,一举收复塞外要地多伦。同年10月,抗日同盟军在日军和国民党军队的夹击下失败,吉鸿昌到北平、天津继续从事抗日活动。

吉鸿昌在天津花园路的住宅,因外墙为红色,故被称为“红楼”。1934年1月,吉鸿昌与共产党人宣侠父秘密到上海,与上海党组织联系并接受任务。回津后,他参与组织中国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宣传抗日思想,积极联络各地武装力量,准备重新组织抗日武装,这里也就成为了我党秘密活动和地下联络的据点。为适应地下工作需要,吉鸿昌将房屋进行了改造,把二楼客厅原有的3个门,改为7个门,楼内门门相通、间间相连,并在每层都设小间密室,便于紧急时隐蔽及疏散。三楼作为地下党的秘密印刷室,印刷党内文件及刊物《民族战旗》。

天津国民饭店。

  因公开组织抗日爱国活动,吉鸿昌的举动彻底惹恼了蒋介石。1934年11月9日,吉鸿昌在天津国民饭店被国民党军统特务暗杀受伤,遭法国工部局逮捕,后被引渡至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1934年11月24日,吉鸿昌被蒋介石下令枪杀于北平陆军监狱。就义时,年仅39岁。

吉鸿昌就义前写给妻子胡红霞的遗嘱。

  “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这是吉鸿昌在就义前留给世人的绝笔。斯人已逝,但其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坚定不移的革命意志永存。

  今生故事:

  1932年5月,由吉鸿昌和孟宪章编著的《环球视察记》一书由北平东方学社出版。出版后,因书中内容针砭时弊,以真实见闻宣传了爱国抗日的理念,唤起了人们奋起救国的热忱,故不久即被抢购一空,不少进步青年读者在吉鸿昌爱国之情的感召下,走上了抗日救亡的革命道路。

  1944年,汪伪政府颁布“睦邻”令,《环球视察记》被列为禁书,惨遭销毁。

  1985年,为纪念吉鸿昌烈士英勇就义50周年,湖南人民出版社重新出版了《环球视察记》。

  2009年,《环球视察记》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再行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