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国家档案馆的保护技术综述

来源:天津档案馆 时间:2006年06月20日
  • A+
  • A
  • A-
景卫东 杨学锋 编译
  从加拿大国家档案馆1872年诞生以来,逐渐积累起来的档案保护技术知识,如今已形成了保护各种各样的档案文件的一套完整系统技术。对馆藏品的管理工作,从预防性的保护开始,包括储藏、拷贝、处理和大面积地去酸。这些预防性工作自从档案进人档案馆就已经开始,从而使对档案文件任何可能的损害减少到最低限度。预防档案损伤或退化,远远要比费神费力地修复受损文件更合适划算和经济实用。
  国家档案馆保护技术人员的工作,最早可追溯到通过装订来修复资料的装订时期。到1997年,所有的工作人员以及藏品都搬迁到了现在的地点,档案资料的装订工作由原来的初级阶段,目前已经发展成了一所完整的纸品保护实验室。这里的保护技术人员,能够熟练掌握针对各种作为档案收藏的诸如版画、素描画和油画等的处理技巧。此外,这个部门还拥有一个照片复制实验室和一个缩微中心。随着该部门获得了关于更多现代藏品的授权,他们的服务也不断扩展。从1968年国家档案馆开始系统地收藏声像档案;1969年又开始收藏硝酸片基电影胶片,并将它拷贝收藏到一个稳妥安全的储藏室。1973年国家档案馆已将其收藏项目扩展到收藏由联邦政府产生的各种珍贵的计算机磁盘文件。
  档案学家和保护技术人员的重要工作之—,就是保证恰当地储藏档案记录。他们将纸质文件(政府记录、私人手稿、地图)放进防酸的文件夹和档案箱中;将照片放进聚酯纤维保护用品或者特殊的信封之中;将水彩画储藏在特制的保护箱中;将电影胶片储存在聚丙烯塑料盒中;将录像带保存在自动封闭的防火容器中;将录音带储存到防酸的封套里,而这些封套加了聚丙烯和锡箔作为衬里;将磁带经过精密地倒带之后,储藏在坚固的塑制防磁盒中。此外,保护人员还制作了特殊的盒子,储存更容易受损的珍贵藏品。如银版照相和微型画相;定做了特制的装具储存地图或超大型的文件,使之可以安全地平放;用特殊设计的可以滑动的架子支撑油画(立体保存)。
  档案被装进适当的容器和储藏器皿之后,它们就被放置在安全的档案库房。只要空间和资源许可,档案馆总是尽力提供最好的储存条件。因为不加以控制的温度、相对湿度、空气污染物、光线和震动都会损害档案记录,即使是特别坚固(耐久性较好)的光盘也可能会被环境条件的反复剧烈变化造成无法补救的损伤。档案学家和保护技术人员时刻注意,在他们监测储藏区域时,必须保证满足适宜的环境标准,要及时报告环境的任何危险的波动变化并及时修正标准。在所有的储藏区域(档案库房)都安装了测量温度和湿度的温度湿度计以及其它一些检测系统,用来作为出现问题的警示。工作人员定期巡视存放区域(档案库房),检测是否有漏水、虫害或者房屋损坏等问题。储藏区域一般要上锁,只有受权的工作人员才能进入。为硝酸片基的电影胶片和照片胶片提供了高度安全的储存设施,因为如果这些胶片未放在严格控制的环境之下,它们就会放出有毒(害)气体或自动燃烧。与此情况类似,一个特别安全中心也为那些极其重要的纸质档案、缩微胶片和计算机磁盘提供安全的保护,一旦有灾难(突发事件)在加拿大降临,这些档案文件将对加拿大的重建工作至关重要。
  对档案文件的检测并不局限在储藏环境上。无论是为了什么目的对档案文件进行处置,都会有损伤它们的因素,因此在处置的过程中要特别小心。在所有的展览地点要安装环境监测装置,在展览的过程中要严格控制光线强度,以确保被展览的档案文件不被强光照射,以免褪色和造成无法修补的损伤。研究人员通过散发宣传手册或在研究室里所取得的数据,建议对档案文件的处置进行指导。对于一些珍贵的记录性艺术品和缩微胶片等文献,研究人员要带上以棉制手套,免得他们手指上的汗、油渍损伤这些敏感的记录材料。
  国家档案馆一方面以保护这些真实记录遗产为使命,又要尽可能更广泛地让所有民众看到这些档案记录。解决这个两难问题的一个办法就是拷贝文件以备全加拿大的研究人员所需。拷贝不仅保护了原始档案不受损伤,而且还保留了原始文件中的信息。
  最为普遍的档案拷贝形式就是缩微技术。政府记录、私人稿件以及印刷品都可以复制到16毫米到35毫米的胶片上,之后通过档案馆的技术设备和现代化手段向全加拿大境内公开。近些年来,档案馆已开始在105毫米的胶片上复制地图和平面图的项目,现在研究人员可以在黑白或彩色的缩微胶片上浏览制图记录。更为传统地,摄影棚里的摄影师可以提供大幅文件和艺术品的高质量的黑白或彩色拷贝。另一种传统的拷贝方法就是复印。某些情况下,易于损坏或易于受到污染的一些记录,如在私人报纸中经常发现的高酸性报纸剪报,要复印到更为稳定的碱性纸上。
  至于电影、声音和影像记录,也有各种不同的拷贝技术。作为保护性拷贝,保护技术人员通常将档案记录拷贝到同样的介质上;而如果是为了公众使用,就要将电影拷贝到录像带上,将声音拷贝到录音带上。许多情况下,保护技术人员可以把已经不再使用的制式转变为普遍使用的新的VHS录像带以备公众使用。
  由于要拷贝的许多档案都是非常脆弱的,所以为了生产出合格的拷贝要面对诸多挑战。既要捕获原有的信息,又要保留原有记录的视觉效果。最近的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为提高影像质量提供了保障。它可以使拷贝的影像比原件更为清晰,例如通过使用光盘技术,可以将储存在诸如人口普查手稿、旅客人员名单等珍贵文档上的信息数字化,而原来由于墨水褪色形成的潜影经数字化后又清晰可见。现在光盘被用来存储计算机磁盘上的信息。磁带是一种非常脆弱的介质,必须定期倒带和复制,还要保存在精确控制的温湿度环境下,而保存较为坚固的光盘要省钱得多,为此也把光盘用来扫描记录油画和照片档案,以便为公众提供更清晰的拷贝。
  近来使用的计算机技术,在“预处理”过程中,可以除去声像档案里的背景噪音和杂音,从而复制出清晰如初的拷贝。
  另一项预防性的保护措施是“大面积除酸”.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加拿大国家档案馆率先发展了世界上第一个操作系统,用来大面积中和古籍和新书纸张中的酸性物质。通过中和纸张中的酸,书籍的寿命将会延长几十年,并且对日后耗时耗资的保护工作量需求也会大幅降低。
  国家档案馆除了投人巨大的精力做预防性的保护工作之外,每年还要对几千件档案文件做必要的修复工作。许多修复方法几十年没有太大变化,但也有单方法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而得到进一步改善。保护技术人员尽可能不去改变已经处理过的档案材料的外表及外观,因为这些档案文献的原始状态以及在某段时间发生过的一些变故,都是它们在历史之中自然形成的重要的一部分真实记录。但是,对那些已经严重受损的档案,这种对原始记录的基本准则只能被搁置一边,作为次重点考虑,有时有必要对档案文件的外观和一些物理特性作些重要的改变。
  对国家档案馆的档案学家和保护技术工作者而言,有很多种修复档案文件的方法。保护人员通过去除灰尘、污垢、霉菌等来清洁档案文件;书页中遗失的部分被十分小心地用非常匹配的纸张修补上去;对容易损伤的和沿着折叠线开始裂开的或碎裂成小片的档案文件,要在它们背后加⊥一层棉纸或防酸纸;地图上酸性的背衬被小心地移去而以更为稳固的支撑材料代替。有时候,要把容易损坏的文本、文件夹在两片薄薄的浸透了胶粘剂的棉纸中间而形成薄片(丝网加固技术),这样的处理技巧使得在不减损原文件包含的基本信息的情况下,提高它承受能力和耐久性。特别珍贵的书籍通常是被拆开,逐页进行修补,封面要换掉,用原来的或者用与原件十分匹配的新的特制材料和书脊,再用金叶印印上装饰性的标题。
  对记录性的艺术藏品也要进行专业处理。保护技术人员仔细地清洁版画、水彩画和油画,以恢复它们原有的色度。画中缺失的部分通过非绘画部分取代。将松散而呈薄片状的颜料固定在画布上,还要把绘画外形的几层清漆去除。已经沿着折痕断裂的、变脆了的招贴画要进行除酸处理,并且在背面加上棉织层或纸质层。保护人员用溶剂从某些照片的底片的旧的支撑物上去掉氧化层,之后把它放在更稳定的支撑物上。通过对历史上的印相方法的复制,档案保护技术工作者了解到了早期摄影材料的稳定性能,从而更方便地为这些档案记录选择恰当的处理方法。
  但是,保护处理不能只局限于纸质记录。玻璃底片也要仔细清洁,裂口也要修补。特别容易损坏的硝酸片基电影胶片也要逐个画面地进行小心修复,以使这些画面可以复制到更为安全的胶片之上。或用手工或用化学试剂将音碟上的尘垢和油渍细心地清洗掉,以免播放受损或无法播放;要十分小心地将录像带和计算机磁盘放在磁带清洗机器上运行,磁带清洗机器会将磁带拉过刮削器精细的刀口,除去散落的沉淀物,之后拉过收集碎片的不产生摩擦的装置;在国家文件或声名显赫的私人手稿上发现的蜡封还要不辞辛劳地仿照原样制作出来。
  即便是在档案保存修复的传统艺术和工艺上,也有很大的创新空间。最近国家档案馆实施了一种称作“叶铸”(Leafcasting)的工艺来修复纸制文件(利用纸浆修补残缺和虫蛀的文献和档案——编译者注)。利用叶铸器的帮助,保护人员可以精确地测量替换缺失部分所需的纸浆的多少,将纸浆的厚度与纤度和原件比对,当纸浆调制完成后,通过吸力作用将纸浆淤积以填补文件的缺失部分,多余的纸浆则被排出,原文件以及新修补好的纸质文献要在一定压力下晾干。这一先进的技术可以始终如一地将新的纸制纤维精确的粘接到已损坏的纸制文件上。
  国家档案馆也经常使用一些其它的修复新技术。如今国家档案馆使用“引力桌”(Suctiontable。负压引力平整设备和技术——编译者注〉平整和干燥档案。因为某些档案的墨水和颜料不够稳定,如果把它们浸没在作清洁用的溶剂中,墨水和颜料可能会扩散。所以引力设备也被用来去除这些档案上的污渍。在湿的情况下修复的档案文献,使那些由于暴露在未经控制的温度和湿度下而严重卷边、折叠或受损的纸制或羊皮纸制的文件,可以得到平整也可使不利因素得到缓解.
  如果没有健康发展的档案保护研究项目,国家档案馆不可能如此充分地保护这些馆藏珍品。保护技术工作者必须了解关于档案记录的方方面面的性质——它们的材料成分是什么,这些成分为什么并且以什么方式退化。当这些科学探索完成之后,保护技术人员就可以按照要求、修正预防性保护和修复的各种技术。此外,档案保护研究项目结果,也帮助档案馆将这些保护技术提供给那些档案文件的材料制造商们。生产商只关心他们现在的产品,而不会再关心过去生产出来的纸、胶片、磁带或光片,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因此要依靠档案馆对过去的、有时甚至是过时的档案材料提出最适宜的保护技术。这样的研究从科学角度证明了保护方面的要求,从而会影响到生产商们以后要修正他们的生产方法。最近的一个事例,就是许多生产商人发起的碱性纸张的生产运动。这种碱性纸张比现在使用的酸性纸张要经久耐用得多。国家档案馆的档案保护技术性研究工作,采用内部独立开发方式或与生产厂家合作等多种方法着手进行,就像在纸张生产商的例子中,档案馆就与加拿大纸浆纸品研究所和其它机构,如加拿大保护研究所等文化机构合作过。
  在关于照片记录的耐久性研究方面已经取得丁相当大的进展。最令照片挡案学家头痛的问题之一就是怎样处理由子房顶漏水、水管进裂或火灾等引起的被水浸湿的照片。加拿大国家档案馆里的大部分照片和底片的纸质上都有一层由明胶不稳定而造成的氧化层。一旦这种档案被弄湿,明胶就会变得非常软,特别容易受到物理损伤。档案馆的研究人员发现了恢复照片档案的最好方法:将照片或底片放在玻璃纤维表面上进行风干。但如果无法进行这样的紧急处置,就应该把这些照片或底片装进塑料袋进行冷冻。时间许可时,每次很少部分地进行分离、风干。而且还发现只要温度不升到摄氏零度,这些照片记录就会被冻干。最后的研究结论是:这种处理方法对那些如银版照相、AMBR○TYPES和T1NTYPES或者玻璃底片等等专业性照片并不恰当。档案学家现在知道要对这类照片档案进行更高程度的保护以免被水损害。
  褪色是照片这类档案最为普遍的一种退化形式。卤化银,这种在相片胶片上的感光物质,在被处置的过程中会变成银粒。时间一长,银粒的退化导致了褪色和出现污渍,在照片上会形成赤色、黄色或棕色的银像,褪色会变得明显。档案馆的研究人员使用化学溶液不断地挖掘抵御褪色的各种方法.迄今为止,他们已经发现,从化学角度上讲,将银粒转变回卤化银是可能的,从而可以将照片重新显影为黑色影像银。尽管这种方法仍处于实验阶段,但其结果会很有前景。
  最近,另一项关于大面积除酸技术的研究计划正在进行当中。通过人工方法,将处理过的样本老化,以确定中和酸(除酸〉之后的益处会持续多久,书的纸张是否还会重新酸化。用这样的方法检验中和酸性的各种实验结果。这个项目是关于评估各种保护措施的效率的必要性的一个重要条件。
  近些年来,国家档案馆积极投身于“永久性纸张”的研究之中。关于纸张的最基本特性已经能够辨别。仔细校准过的检测设备可以用来测定纸张的物理特性——在沿着折痕断裂之前一张纸可以反复折叠多少次、抵御撕裂的强度有多大、在撕裂之前一张纸可以延伸到什么程度。研究人员也作了一些化学分析以确定纸张的材料成分。比如纤维的质量、生产过程中添加的填充物和胶的类型。这些信息被用来研究特定材料的稳定性和改进处理和储藏方法时的推荐意见,以便延长这些档案的使用寿命。
  
  摘自:《档案学研究》2005年第1期
发表评论
  • 共有0条评论
  • 显示更多